那場82年前的失敗,藏著吾國吾民的底氣

發表時間:2019/6/10   來源:微信號 摩登中產   作者:
[導讀] 2014年5月,上海閘北一文具市場,200余商戶被清退,工程師開鑿市場西外墻。
一場必敗之戰,一群不退之人。



2014年5月,上海閘北一文具市場,200余商戶被清退,工程師開鑿市場西外墻。

歷史泥漿窸窣剝落,古老磚墻重現人間。墻上有無數彈孔,像無數雙凝望的眼睛。

槍聲在時光極深處響起。

1937年8月,日軍入侵上海,激戰兩月后,上海守軍轉移。

指揮部決定留下一支部隊,抵抗到底。一方面為掩護轉移,一方面也向國際社會展現中國氣節。

這是一個求死的任務。最開始計劃留守一個師,后來縮減為一個團,最后只留下一個加強營。

大勢已頹唐潰敗,時局已腐朽難支,大部隊退守后,最后留下的人,只是亂世中的小人物。

第88師524團1營臨危受命,因傷亡慘重,征召時全營僅剩420余人,大部分是湖北新兵。

部隊指揮官,中校團附謝晉元,攥著師長一張手令,“死守上海最后一塊陣地”。

最后的陣地,便是這座文具批發市場,當年的四行倉庫。

四行倉庫建于1931年,曾是四家銀行共用倉庫。

這是一棟五層高的混凝土建筑,緊鄰蘇州河,隔岸是租界。天晴時,能望見國際飯店,梅蘭芳和卓別林曾在那飲茶談笑。

繁華已被撕破。

10月,上海守軍轉移,臨行前,上級對謝晉元說:你們是孤軍,沒有后援。

謝晉元和420余名士兵接守了四行倉庫。他帶士兵宣誓:此地就是我們埋骨之處。

他們用麻包堵住大門,用木板封死樓窗,并焚燒附近空屋屋頂,防止日軍偷襲。

10月27日,日軍開始進攻這座上海最后的孤島。

因顧忌租界,日軍不敢動用飛機和重炮,而坦克也打不穿四行倉庫的混凝土墻壁。

本已絕望的上海市民,聽聞還有軍隊奮戰,奔走相告,聚集對岸租界吶喊助威。

這是人類戰爭史上空前絕后的一幕。

河岸兩側,一側是硝煙、槍聲和爆炸,一側是成千上萬親眼觀看戰爭的人們。

很快,觀戰者介入了戰爭。

日軍進攻時,河岸民眾便舉起大黑板,告訴孤軍日軍主攻方向。

每當孤軍擊斃一名日軍,河岸便歡聲雷動,人們揮舞帽子、手巾縱情歡呼。

倉庫里的孤軍,成為這座悲愴都市最后的圖騰。

10月27日,四行倉庫傳出消息,孤軍缺“糖、鹽和餅”。

電臺廣播疾呼,上海市民含淚募捐,物資很快堆積如山。

上海灘大亨杜月笙,一氣送去20萬個面餅,謝晉元致函答謝,稱物資已過多。

他委托杜轉告市民,“希望購買救國公債,做全國抗戰犧牲官兵之撫恤,以免浪費。”

巷戰很快白熱化。日軍派出突襲隊,頂著鐵板沖至倉庫樓下,意圖爆破進入。

士兵陳樹生,身上捆滿手榴彈,拉響導火索,從頂樓跳入日軍突襲隊,同歸于盡。

他只有21歲。前一夜,他在白色汗衫上,給大巴山里的老母親留下血遺書:舍生取義,兒所愿也!

歷史如迷宮,小人物不求終點,但總會以特殊方式留下刻痕。

10月28日午夜,年輕女子楊惠敏,冒險游過蘇州河,給守軍送旗。

第二日下午,旗幟在四行倉庫樓頂升起,《申報》報道稱:“凡行經該地者,紛紛脫帽鞠躬,向忠勇將士致敬。”

此前,租界英軍曾勸孤軍撤入租界,謝晉元拒絕,問及孤軍人數,謝晉元為迷惑敵人,答到“八百人”。

八百壯士稱呼不脛而走,不久后,《歌八百壯士》唱遍中國:
中國不會亡,
中國不會亡,
你看那八百壯士孤軍奮守東戰場!



斷壁殘垣,昏鴉焦土,十里洋場轉瞬成死市,有記者寫道,“眾生盡在劫中”。

久攻不下的四行倉庫,被日媒稱之東方魔樓。那是上海最后的骨氣。

10月31日,孤軍堅守四天四夜后,上海租界以安全為由,強令中國政府撤軍。

軍令接踵而至,謝晉元抗議無果,孤軍深夜突圍。謝晉元最后一個離開四行倉庫。

孤軍從蘇州河上鐵橋,沖向上海租界。過橋途中,日軍掃射,數人犧牲。

加上守衛戰中犧牲者,孤軍沖至租界時,剩余300多人。

他們以為能借路西行,歸隊抗日,然而日軍威脅,若租界放行孤軍,日軍將進入租界追擊。

租界攝于壓力,拒絕日方引渡,也拒絕孤軍歸隊。

最后,租界方將孤軍繳械關押,關押地取名叫孤軍營。

那是一片繁華樓宇間的荒地,地面坑洼,垃圾遍地,簡陋營房四下圍滿鐵網,由租界委派白俄士兵看守。

孤島之外還是孤島。

這是一場必敗之戰,孤軍沒顯赫戰功,沒拯救上海命運,許多人注定要被歷史宏大段落遺忘。

這也是一群不退之人。孤軍用四天四夜死守告訴國人,中華不亡,孤軍無敗。

孤軍營的日子混沌漫長。



當年11月,九國公約會議召開,倉庫堅守,并未換來國際社會同情,中國代表團反而被要求退席。

八百壯士漸成棄子。謝晉元向上級求助,回應卻是“尚希臥薪嘗膽,忍辱負重”。

因無軍械,為保持戰斗力,謝晉元組織大家在營中修跑道,鍛煉體力,并排演抗戰話劇,提醒勿失氣節。

1938年8月13日,淞滬會戰爆發紀念日,8月9日,孤軍營豎起旗桿準備紀念。

租界先是不準升旗,后又要求將旗桿截短,避免日軍看見。

8月11日,孤軍營升旗,上海同胞遠望,激奮落淚。租界擔憂日本怪罪,派白俄士兵沖入搶旗。

手無寸鐵的孤軍,手拉手圍在旗桿下。

最終,白俄士兵機槍掃射,4名孤軍死在旗下。

謝晉元等人絕食抗議,上海罷市三天,聲援孤軍。

最終,租界答應嚴懲兇手,所有旗幟都被收繳。

此后,孤軍營只能舉行無旗的升旗儀式。

鐵騎奔騰,狼煙搖蕩,孤軍困守籠中。汪偽政府幾番勸降,皆無果而返。

1941年,被困3年多后,汪偽政府安排4名孤軍叛徒,刺殺了謝晉元。

上海滿城悲聲,10萬人參加葬禮。

當年12月,日軍占領上海公共租界,孤軍營全部被俘。

八百壯士從此零散天涯。

有的被送南京鑿石,有的被押安徽卸煤,還有人逃脫守衛后,輾轉歸隊,參加中國遠征軍,遠行緬甸。

還有50名孤軍,被遠送至西太平洋海島做苦工,有14人被折磨致死。

1945年,他們歸國,碼頭迎接人群唱起那首《歌八百壯士》,老兵無淚。

長風起,海波嗚咽。



對孤軍而言,最初的孤島是倉庫,后來的孤島是租界,最后的孤島是時光。

四行倉庫上世紀九十年代改成文具批發市場,倉庫加蓋至7層,鋼窗全換鋁合金窗。

喧鬧的叫賣,忙亂的腳步,時間的塵埃,重疊覆壓,往事已難尋痕跡。

1995年,物業經理和員工自費出資修了個“800壯士英勇抗日事跡陳列室”。

陳列室120平,展品有限,每周只開半天。

2005年,90歲的孤軍老兵周福其重回四行倉庫。

老人從湖北遠道而來,一進門便被歡迎人群圍攏,人人爭相握手,老人開心極了。

然而當人群散開,謝晉元銅像現身。老人笑容驟然消失。

他撲過去,跪下,抱著銅像嚎啕大哭,“團長啊,我來看你了!”

全場無不動容。

2008年,搜狐社區網友發帖,稱一位澳洲飛行員,無意中在巴布亞新幾內亞島嶼密林中發現墓碑。

墓碑上刻著孤軍的名字。

那些墓散落于荒坡,墓碑風化,野草遮蔽,幾十年無人問津。

消息傳回國內,10萬網友簽名請愿,外交部發言人表示,將以隆重莊嚴的方式予以紀念。

不久后,孤軍遺骸被接回國,落葉歸根。

也是在2008年,管虎籌劃將八百壯士搬上銀幕,十年后,電影《八佰》開機。

十年間,時代早已翻頁,蘇州河清流東去,兩岸盡是繁華景象。

整幅的樓體廣告上常見年輕偶像的窈窕身影,小人物少人關注。

管虎說,之所以用大寫的“佰”,便是為凸顯百字邊的“人”。

“生難做人杰、死亦非鬼雄,但是、他們活過!”

這是一個屬于小人物的故事。

屬于身捆手榴彈排隊跳樓的瘦弱青年,屬于冒死沖橋運電話線的江湖小哥,屬于南腔北調對大都市懵懂無知的草莽士兵。

他們有的留下名字,有的沒留下,他們粗俗,他們猶疑,他們膽怯,但絕境真的到來時,他們一步不退。

繁華燈影之側,昏暗倉庫之中,小人物們說:我們在一天,上海就沒淪陷。

一個民族的堅韌度,不看英雄,要看無名之輩。

在最新預告片中,飛艇掠過殘樓,戰機俯沖孤島,子彈傾瀉而下,激起陣陣塵埃。

那些無名之輩,奔跑在塵埃中,有去無回。


電影開拍前,400多名跟組演員統一進行了7個月軍事訓練。

演員們在封閉壓抑的倉庫中,待了6到8個月,接受劇本圍讀,感受孤軍的孤勇。

管虎怕那孤勇在時光中消散。

因為,那孤勇是支撐吾國吾民的底氣。

2015年8月13日,經過整體修復后,上海四行倉庫抗戰紀念館正式開館,可惜八百壯士已全部遠行。

一位孤軍遺孀專程趕來出席儀式。

老人聽力不好,思維混沌,有人提議合唱《歌八百壯士》,她只能呆呆靜默。

然而唱至高潮處,老人忽有所悟,竟然哼唱出聲。

而今,最后的遺孀也已辭世,僅余滿是彈孔的紀念館西墻望著這繁華世間。

那墻不知今日的中國,是否還遭遇恐嚇和威壓。

它一言不發,無聲佇立。
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
  期刊推薦
1/1
轉寄給朋友
朋友的昵稱:
朋友的郵件地址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郵件主題:
推薦理由:

寫信給編輯
標題:
內容:
您的昵稱:
您的郵件地址:
 

电脑外设店现在赚钱吗 600601股票行情查询 秒速时时彩彩票平台 辽宁11选5胆拖 福彩北京快三开奖结果 极速11选5走势图90秒一期 腾讯分分彩是谁搞的 赛车pk10资讯app 正规股票配资 官网河内五分彩 场外配资安全么 江西时时彩走势图300期 云南11选5推荐今天的 股票融资融券额度怎么计算 广东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怎样破解手机棋牌 急速赛车游戏